據統計,今年前7個月全國主要城市房地產調控累積次數多達260次。在一系列調控“組合拳”作用下,一線城市商品房價格漲幅持續回落。但另一方面,媒體調查發現,不少一線城市炒房租苗頭漸起,“很多單間都是500元,1000元的往上漲,實在難以承受。”

上月底,中央定調房地產市場調控目標: “堅決遏制房價上漲”;本月初,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明確指出: “對樓市調控不力的城市堅決問責” 住房是重大民生問題,關乎千家萬。戶的生活幸福盡管當前穩增長任務艱巨,但顯然中央並不希望向房地產市場 “放水”,相反正在重拳整治市場秩序,目的就是把各種炒作力量從市場上逼出去。從禁止開發商捂盤惜售,制造搶房假象,簽訂 “陰陽合同”,到治理 “黑中介” 造謠傳謠,炒賣房號,收 “茶水費”;從整治金融企業利用P2P網絡借貸平臺和股權眾籌等平臺違規開展房地產金融業務,到限制向企事業單位及其他機構出售商品房......不難看出,各地樓市調控政策不斷加碼,正形成對炒房一族的 “圍剿” 之勢。房地產市場回歸“只住不炒” 的定位,也看似指日可待。

市場炒作力量向來逐利而動,哪裏監管薄弱,就會湧向哪裏。即使當下利潤有限,它們仍然會想辦法炒熱市場,拉高利潤。這正是炒作的本質。目前來看,房地產銷售市場上的炒作力量正在逐漸退出。這是好現象,符合樓市調控方向,滿足公眾期盼。不過,也要認識到對付這股炒作勢力,猶如打地鼠遊戲一樣,“這邊打下去,那邊可能就露頭嚴打“的炒作勢力,接下來會轉戰哪裏租房市場的種種信號值得警惕 ”在銷售市場遭遇“:某租房平臺的數據顯示2016年 - 2018年4月,北京租房均價大體在70-80元/月·平方米之間波動,相對比較穩定; 5月,6月的房租均價分別為80.5元/月·平方米,86.4元/月·平方米,上漲勢頭顯現; 7月則一舉站上90元/月·平方米,達到了90.12元/月·平方米,同比上漲25.8%,其中通州區租金均價更是同比上漲近40%。

一線城市租房市場火熱,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前兩年房價快速上漲,不可避免地拉動了租金上漲。再比如,對住房租賃市場特別是低端住房的清理整頓,也使得市場房源供應減少,刺激租金整體水平上漲。當然,也有季節性因素,每逢畢業旺季,市場需求暴漲,租金也會同步拉高。從一定意義上說,這些原因帶來的上漲是正常的除此。之外,還要看到許多資本紛紛湧向住房租賃市場。這與近年來國家鼓勵和支持發展住房租賃市場如出臺 “租售同權” 等政策有關,目的是平抑買房需求,是探索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長效機制的重要一步。不過,好經在被一些歪嘴和尚念歪。一些企業和個人在市場上大量租房,控制甚至壟斷一個區域的房源,並將中低端房源裝修改造後出租,直接拉高租金價格。雖然有些美其名曰是發展 “長租公寓”,實則仍是沿襲“二房 “的獲利模式。而一些” 黑中介 “也是類似操作手法,以高價搶占小區房源,進而掌握租金定價權。同時,還有一些金融資本為這些沖在一線的炒作勢力提供” 彈藥“。這些做法讓人感覺似曾相識,不由擔心原來銷售市場上的炒作勢力是不是 “殺到” 了租房市場?

房子 “只住不炒” 不僅指向買房,同樣應該指向租房。現在一線城市出現的炒房租現象,應該引起高度重視,決不容許炒作勢力繼而為害租房市場。眼下這個市場需要進一步規範,在增加租賃房源供應的同時,也要嚴厲打擊那些壟斷房源,哄擡房租的炒作行為。

原標題:“警惕炒房勢力轉戰租房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