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利用創新外溢效應,促進收入“擴中、提低”

創新有一種收益外溢效應,有利於讓低收入人群搭上創新的便車,提升他們的收入。
利用创新外溢效应,促进收入“扩中、提低”
扩中,首先要定义好中等收入群体这一概念
(圖片: 新华社/吕小炜)

一般認為,中等收入群體是"橄欖型"社會的基礎,也是社會穩定的"晴雨表"。所以,持續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可以釋放消費潛力、擴大內需,增強自身經濟的穩定性,也是走向共同富裕的重大任務。作為2018年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頭戲,國家明確提出中等收入群體倍增的行動計劃。目前,擴大中等收入群體相關工作由多部委協同推進,一攬子"擴中"新政正在醞釀之中。

擴中,首先要定義好中等收入群體這一概念。需要厘清的是,擴中新政中的"中",與網絡上熱議的中等收入群體,並不是一回事。

最近,在一項調查中,把除去各項開支,凈收入在10-50萬之間,可投資資產在20萬-500萬之間的家庭,視為中等收入群體的中堅力量。除去各項開支,在不同城市意義不同,如果在北上廣深,一年的家庭年開支在20-30萬之間。也就是說,對應的家庭年收入在30-80萬之間。這個收入,顯然不是"擴中"新政中的"中",而是屬於富裕人群。

目前國內對於中等收入群體並沒有統一標準,但國際上一些研究機構對此有過界定,其中世界銀行提出的相關標準比較通用。按照世界銀行的標準,中等收入標準為,成年人每天收入在10~100美元之間,也即年收入3650~36500美元。按照美元與人民幣1∶7的保守匯率計算,世界銀行中等收入標準為2.5萬~25萬元人民幣。

那麽,按照世界銀行的標準,在中國月薪2000多人民幣便能進入中等收入群體。這個標準,顯然大大落後於網絡的標準,但卻更加客觀。網絡上流傳的所謂年薪百萬,京滬兩套房才能算中等收入群體的說法,不過是出於觀察的系統性偏差,以及故意用自己的系統性偏差來炫耀自己圈子的虛榮與傲慢的產物。

根據世界銀行相對客觀的標準,目前,中國已經有世界上規模最大的中等收入群體。國家統計局綜合司副司長、新聞發言人毛盛勇表示,據保守測算,目前中國中等收入群體已超過3億人,根據其他稍微寬松的測算,中等收入人群能達到4億多,而且,隨著經濟發展,居民收入不斷提高,中等收入群體正在迅速成長。但是,也應該看到,從人口總量的占比來看,我們仍與發達國家有差距。所以"擴中",任重而道遠。

根據北京師範大學中國收入分配研究院測算,到2020年,如果現有政策不做調整,中等收入群體規模將達到43%,若政策繼續優化,可以期待達到過半目標。那麽,從這個角度,本輪擴中新政的階段性目標,應該是半數中國人的收入進入中等收入這個範疇。

世界銀行的標準在更客觀地反映中國現實的同時,也反映了未來政策方向,即增加中等收入群體的數量,更重要的是"提低"。

針對不同群體的"提低",有不同的針對性辦法。最直接的辦法是提高最低工資。從今年截至目前公布的12省市最低工資標準看,6省市超過2000元,部分地方上調幅度甚至超過了20%。最低工資制度針對的是低收入人群,低於最低工資標準的人群受益最大,但高於最低工資標準的人群也有不同程度受益,即政策產生了顯著的溢出效應。

提低的另一個途徑是,提高近3億人的農民工收入,他們是未來擴大中等收入群體的主要來源。最近的政治局會議提出將加大基礎設施領域補短板的力度,央行最新發布的資管新規執行細則允許老產品投新項目,並專門提出鼓勵優先投向"國家重點領域和重大工程建設續建項目"。綜合從過去幾周的政策表述來看,基建投資可能是近期政策"穩增長"的重要發力點。基建對勞動力的需求較高,很多農民工本身就是有經驗的建築工人。所以,加大基建會成為提升農民收入的一個有效途徑。

現在一些地方出臺鄉村振興戰略,引導擴大農民工返鄉創業。這些途徑當然可以幫助農民提高收入,但更主要的還是在於推進城鎮化,促進城鄉融合。

最近筆者在看《人口創新力》一書,作者梁建章對人口規模、年齡結構與創新之間的聯系進行研究後發現,在影響創新的各種因素中,人口結構和人口規模發揮了更大的作用。更大的人口規模,可能產生更多新的想法。此外,市場的作用非常重大。國家越大,市場就越大,創新獲利的機會也就越大。人口的聚集意味著形成大型、集中的城市,這有助於提供使新思想迅速變成現實的供應鏈。因此,大城市是創新的發源地。

從提升中等收入角度來看,創新有一種收益外溢效應,利用好這種創新外溢,有利於讓低收入人群搭上創新的便車,提升他們的收入。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同樣是開一個小餐館,在華為門口與另一個紡織廠門口,華為門口顯然能賣出更高的價格。因為華為有創新的額外收益,在產業鏈上,這會帶動上下產業。從地域上看,華為員工更高的工資,更高的購買力,會向周邊擴散。所以,讓低收入人口進入大城市,是最有效的提升他們收入的辦法。

當然,在提升提收入人群收入的同時,也要註意收入相對較高人群的負擔,維持他們收入增長,擴大內需。所以,對於中等收入中較高的一部分,降低他們的稅負是一個很重要的措施。此次個稅改革,就提出個稅起征點由每月3500元提高至每月5000元,而且,還首次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繼續教育支出、大病醫療支出、住房貸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專項附加扣除。從目前社會上的相關反映來看,減稅改革的力度還有進一步加強的空間。(作者劉遠舉 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