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產業

關於中國“芯片”的現狀,你還有很多需要了解的

互聯網模式創新並不能真正讓國家強大,只有硬科技才是國之重器,必須勇往直前,沒有捷徑可走。

2018年8月10~12日的世界科技創新論壇上,中國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戰略研究中心主任董雲庭與一眾企業家,圍繞主題"中國芯和產業全球化"做出了自身相關的看法與建議。

以下內容為演講摘要:

為什麽我國在重要的芯片領域上,一直受制於他人呢?

1

董雲庭:歷任杭州電子科技大學副校長,中國電子工業發展規劃研究院院長兼電子工業部綜合規劃司副司長、電子工業部政策研究室主任,信息產業部電子規劃院院長,中國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戰略研究中心主任。

董雲庭:中國半導體為什麽落後?我覺得主要是4個不足

1、基礎不足。起步較晚,90年代才開始,而且集中於制造這一塊。

2、投入不足。半導體我們現在上的十二程序均價是50億美元。所以,這幾年我們已經募集的集成電路基金號稱國家大基金,一共1387億人民幣,現在投的是66個項目,每個項目平均不到20億。我跟他們基金公司高管們講,你們這麽天女散花一樣是做不成大事的。

3、人才不足。我們目前半導體從業人員30萬,單從量來說,我們到2025年半導體這個行業大概還需要繼續增加50萬人才。

4、創新不足。受體制機制的影響,中國人的浮躁心態一直沒有解決。

所以,我特別欣賞習總書記有這麽一段話,我們必須要有十年磨一劍的定力在芯片、操作系統、發動機、精密儀器等核心領域攻艱克難。我可以坦白說一句,沒有十年努力我們可能走不到全球半導體行業的前列。

1

王慧軒:博士,高級經濟師;曾任中共烏魯木齊市委委員、東山區委書記、米東新區管委會主任。現任紫光集團有限公司董事、聯席總裁,中青信投控股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總裁,500彩票網董事長。

王慧軒:有兩個東西需要特別關註。一個是頭腦發熱。我們經常吹出來很多的神話,讓歐洲顫栗,讓美國害怕。事實上總體的產業鏈從底層技術到產業鏈和產業生態,我們和別人比仍然有很大的差距,要有板凳,要坐十年冷的這樣一種意誌力,有這樣一種恒心,不要吹太多泡沫性的話。

還有一個是國家產業的政策要做很好的協同,包括投資強度,投資的集中度,包括對這個領域人才培養的一些相關政策和人才引進的一些相關政策。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如果一個搞集成電路的人才在香港新加坡個人所得稅只交15%,新加坡特殊的情況下5%就可以了,甚至可以不交。但是我們這個地方引一兩個高端人才,發他一兩百萬的薪酬,需要交45%的個人所得稅。整個政策的協同不是單一一方面的,而是作為一個系統的工程,很好的去考慮怎麽能夠給集成電路的發展提供一種系統的政策支撐非常重要。

在芯片領域,我們有什麽後發優勢呢?

董雲庭:我們第一個優勢就是市場優勢,中國可能是這個芯片的最大需求市場,我們大概占了需求市場的50%,但我們自給的只有10% 。2017年中國生產了19.2億部手機,占全球總量75%;生產了3.1億臺電腦,占了全球總量的95%;還生產了1.7億臺彩電,占了全球總量的60%。

第二個優勢是我們這個行業的技術優勢不斷在發揮,當年我們建908、909工程的時候我們目標是0.9微米。中興國際是做制造的,它的工藝已經穩定在20納米,從技術角度講,因為我們現在給五金定的標準,射頻芯片要求工藝12納米,這個對華為、中興、大唐電子,而且華為這個麒麟980它的神奇工藝就是納米。通常來說一般都認為這個芯片的設計工藝到了3納米,要再下去可能性很小,總有一個極限,摩爾定律也有一個極限。我們從技術來講,我們可能一步一步的跟著全球最先進的工藝向前進。

第三個優勢管理水平優勢,例如華為,華為它的發展,當年改革開放三十年的時候,我給華為五條建議,第一條是重要的戰略定位。從此積累了第一桶金開始,我1997年第一次到華為,他1997年有了40億的收入,用了4個億的投入,他去年做了6036億,研究投入897億,差不多投到15%,但現在調子又改了,它未來怎麽走?不是向科技、創新增效益,而是向管理增效益。所以我們有一大批在高技術領域的企業,管理水平來講可能已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1

張世龍:美國亞利桑那大學航空航天和機械工程系博士學位,聖邦微電子(北京)有限公司總裁。

張世龍中國是全球IC最大的市場,超過50%。我想如果要說找一個優勢的話,可能也就找這條了。我有時候跟我們的同事在講,我說咱們現在在中國,中國過去40年不管整個經濟還是電子產業發展都那麽快,給我們提供了這麽多機會,時勢造英雄,如果我們的公司在巴基斯坦或者土耳其,我們把產品做出來還得跑到中國來賣,現在在中國就跟客戶溝通,定義產品、設計產品,產品設計出來以後再到客戶那邊去,多方便,一個電話就跑到客戶門口去了。

市場是絕對的優勢,另外還有幾個相對一點的優勢,整個從人才這十幾年,還是增加的很多,包括高端的人才,從設計到測試到質量到工藝到管理人才,確實增加了很多。再一個就是資本市場,相對十年二十年以前,其實資本湧入芯片行業的力度比以前大了很多。直接的一個結果就是在2000年的時候,中國的集成電路設計產業總的銷售額大概是幾億,我這個數字不一定特別準,但去年中國已經到了2000億,已經超過2000億規模,我說的是芯片設計的,不包括工藝的。

王慧軒:我覺得中國芯片有很多的機會,至少有五方面的縱深可以考慮。

1.市場縱深。去年全球4300億美元的芯片產值,中國進口量到了2601億,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電子類終端市場的制造基地也是消費基地。所以這個市場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場。

2.技術縱深。這些年雖然我們差距非常大,但是我們已經實現了很多的技術積累,在某些領域也開始有了自己的技術突破。我認為這個趨勢是在縮短,而不是在拉大。比如說像紫光也把DDR4的顆粒實現了量產,3D堆疊的領域完成了32層的這樣一個,而且整個的電路的布局跟三星和東芝半導體還是不一樣的,有一些功效更小,效率更高的技術突破。

3.本縱深資。世界高科技企業的發展從來離不開資本市場的推動,整個世界高科技產業高速發展的歷史,就是一個資本市場高速發展的歷史,這一點大家要認真看一看就能看得明白。因為集成電路領域就是資本密集行業。中國十年以前拿100億美金幹一個企業非常困難,但是我們今天開始具備了這樣一個條件,資本市場對高科技產業的發展,在投資回報上也有了更多的條件。

4.人才縱深。我們自己培養的工科類的人才越來越多,現在有一些留學回來的人員也比原來更多了。我們在人才差距很大,不僅數量不俗,而且質量不俗。但是跟早一些年比,這個領域有了很大的進步,這是面向未來有了一個很好的人才基礎。

5.政策縱深。雖然沒有真正變成一個特別有效的國家意誌,但是從社會到企業到政府,集中精力去發展好集成電路這樣子的一個想法和認識越來越統一了。大家不要聽那些所謂的市場化的神話,韓國也好,日本也好,他們集成電路發展的歷史都是國家意誌的一種體現,我們越來越意識到這些東西。

針對目前的芯片領域,有什麽好建議呢?


董雲庭

1、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的初期必須由政府來主導,但是到了目前階段,制定規劃,確立戰略,科學布局,制定政策可能非常重要。

2、我建議中國的半導體行業,把主要的集中點放在兩塊,一塊做實際,一塊做制造。因為材料與裝備我們跟人家的差距太大了。這樣既可以帶動產業鏈的前端,也可以帶動產業鏈的後端。

3、未來就是開展國際合作也好,發展產業也好,要做到四個集中

第一,產業集中度要高。當前集成電路的產業投資主體分散,管理主體也非常分散,這對產業發展非常不利。

第二,投資集中度要高。

第三,人才集中度要高。為什麽要高?因為我們能源不多;

第四,政府政策的集中度要高。雖然我們的產業取得了很大的發展,但是總體水平怎麽樣呢?我告訴你們兩個水平,我們去年出口了2000億塊芯片,出口金額是660億美元,進口是3770億塊,2601億美元,我們進口芯片的均價是0.69美元,6毛9分,我們出口的均價是0.33美元。

換句話說,我們出口芯片的價值跟進口芯片的價值差太遠,我們出口的全是低端,進口是中高端。只有充分認識這個差距開展國際合作,我們半導體產業才會發展的更快。產業加快提高集中度。當前集成電路的產業投資主體分散,管理主體也非常分散,這對產業發展非常不利。

4、創新驅動,要靜下心來,這個特別重要。之前有一個新聞標題變成"一個中興倒下去,千萬家中興站起來",有這個必要去說嗎,你做的也就是超算領域的專用芯片而已。

5、建議政府要管理,但不能管理過度。管理一過度就管死,框框增多,政策多門,一定導致效率低下。

6、充分發揚企業家精神。按照我的理解,企業家精神就是開放;第二個很重要,自由;第三個是競爭;第四個是寬容。中國沒有建立寬容機制,這可能是我們研究開發的大敵。愛迪生發明燈泡做了一千多次的實驗才成功,一個重大的項目怎麽可能一兩年就成功呢?所以我們堅決克服急功近利,短期行為,機會主義的做法。

王晶:芯片這個領域肯定不可以獨善其身,我們肯定只能抓住我們自己最優勢的去做,其他方面只能慢慢趕上去,因為我們國家在這個領域的發展很遲,這些發達國家,還有韓國、臺灣地區都走的比較早,這個方面我們抓住我們的設計,抓住我們的測試,這是我們的,關鍵核心在我們自己手上,其他的流片可以拿出去分工合作。

1

王晶:福建新大陸科技集團董事長,廈門大學工商管理碩士(MBA),高級工程師。政協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教科衛體委員會委員。

我對未來中國芯片的發展,還是比較樂觀的。但是因為我們國家改革開放到現在總共才有40年的時間,我們真正關註到核心技術也就二三十年的時間,所以說中國的差距跟世界的差距是很大的。因此,想在基礎芯片上,在底層上的基礎芯片,我們的差距是非常大的。我們不可能說一夜之間就能超過,而且這個時候還得下很大的功夫。

但中國的特點是我們的市場很大,我們的應用量非常大,我們如果用1%的人口做一款產品,1%的人在用我們也有1300萬。所以這跟全球其它國家去比是完全不一樣,因此我們在一些應用芯片、專業芯片上,其實我們的機會還是比較大的。而在這個方面,我們完全很多地方是可以自主的,當然可以借用世界各方面的資源來完成我們的這個芯片方面的設計。但是,從長遠來說,由於我們的市場大,我們的數字量大,所以我們的機會也是比較大。

田宇:中國和全球產業鏈在分工合作上應具什麽態度?

1
主持人田宇:中信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總裁 

張世龍:說到分工協作這塊,我以前是做芯片設計,具體的數字我沒太看,後來田宇說讓我參加論壇,我說研究一下數據吧,研究完了嚇了一跳。集成電路的制造,最基礎的材料是圓片,但是那個圓片整個全球的供應是日本占兩家,占53%,第二是臺灣,第三是德國,第四是韓國,其他是8%,中國在那8%裏面。從整個芯片制造的圓片這一塊是在國外手裏面。

後面芯片制造的時候,剛才講到光刻機,7納米壟斷的是荷蘭,中國好像最近也買了一套,1.2億美金,那個非常貴,但是人家不賣給你買你就沒了。另外產品的封裝,中國的封測這些年發展的最快,長電科技已經全球第三,但是他用到的封裝材料,還有眼線框架有80%~90%都是進口,還有整個測試機也都是進口,中國全產業鏈都在做,但是跟世界領先水平相比差距還是非常大的。

我前面也說了,設計從幾億到2000億,我們相比自己來說,有很大的長進。但是整體來說,我們差距還是很大,整體上有差距,局部有接濟,我們還是積極參加到全球化裏面,把自己的這塊做好,當然也盡可能早一點趕上去。

董雲庭:

1.半導體從一開始就是全球不同國家、不同企業共同努力,或者說是集成的結果,絕不是哪一個國家,哪一個地區自己能完成的。

2. 從產業鏈來講,我們從材料、裝備、制造、設計、封裝測試,我可以說沒有一個國家把這五個產業鏈的主節點都能包括下來。

3. 從生態鏈的角度來講,可能會牽扯到資金、能源、材料,以及制造過程,最後還得有需求方。我有時候在想,你卡死我們,如果你不賣給中國,你賣給誰?它沒有地方可去。所以從生態鏈的角度來講,可能更是一個全球化的問題。

4. 半導體的器件大概有幾百種,我可以說沒有一個國家是全部能做的。所以這個產業必須要全球化才有出路、才有前景。

5. 行業技術進步非常快。90年代的時候,我們基本上還停留在微米的水平,到2000年以後我們就開始進入納米的水平。當年的工藝還到不了20納米,現在實驗室裏已經解決了3納米的問題。技術進步快就牽扯到一個,你必須持續的高強度的投資,這可能不是哪一家企業單獨能解決的,必須要靠多個領域、多個方面的合作才行。

6.我們這個半導體產業是全球發展的產業,所以我們半導體領域的企業必須高度重視這個領域的國際合作。我們正在考慮,通過"一帶一路"這個平臺建立起高技術產業的國際合作體系。

王慧軒:今年4月26日總書記到了武漢長江存儲紫光旗下的企業,他當時提出來核心技術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裏面,芯片毫無疑問是核心技術,在這個領域當中我們怎麽加大自主創新和自主研發的力度,是擺在我們所謂偉大復興面前繞不過去的一個課題,也是全體科技工作者需要去努力做的一件事情。但是,集成電路從芯片誕生的那一天開始,他就是一個全球化合作的結果,今天不可能、明天不可能、後天也不可能閉起門來搞芯片、搞集成電路。

從整個全球的分工來說,沒有哪個國家有能力可以去壟斷和控制集成電路的全部的產業鏈條,從發展來看,我也覺得通過更好的國際分工和國際合作,才有可能使這個領域發展的更快。因此,我的基本觀點是我們一定要盡最大的努力在若幹領域掌握核心的技術,去努力的實現一些技術的突破。

道理很簡單,當你手裏有一種東西,我手裏也有一種東西,我的東西離不開你,你也離不開我的時候,它是真正的國際分工和合作,如果你手裏沒有東西的時候,那就是真正的受制於人。如果我不給你、你不給我你日子也過不下去,那個就好商量。我覺得要營造這樣的格局

因此要堅定不移推動四個全球化:

1.技術全球化:在這個端口尋求更多的技術合作。

2.人才全球化:我們要在全球市場上尋求我們需要的這些方面的人才。

3.資本全球化:最近美國的眾議院和參議院剛剛又通過了一個決定,就是關於外國投資審查的範圍和權力都進一步加大了,但是我並不認為它是集成電路裏面國際合作的終結,因為這是潮流不會因為哪個階段的倒行逆施改變這個潮流,只不過是增加我們的難度而已。

4.市場全球化:在全球的市場當中定位你的技術水準,定位你的產品,定位你的銷售,定位你面向未來的發展格局,只有這樣我們才真正的能夠做到在自主領域當中的創新,沒有國際合作就沒有自主創新。

習近平總書記曾說:我們要有"十年磨一劍"的定力,在芯片、操作系統、發動機、精明儀器等核心技術領域,下定決心,攻堅克難,把競爭和發展的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可以坦白說一句:"互聯網模式創新並不能真正讓國家強大,只有硬科技才是國之重器,必須勇往直前,沒有捷徑可走,華夏中國芯,須坐十年冷板凳"。

© 2015 Reuters All rights reserved.
訂閱財經日報 - 新聞簡報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