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兩家公司獲准在三藩市營運滑板車租賃業務,Skip是其中之一。這個加州城市拒絕了優步、Lyft、Bird和Lime的申請。

過去一年,Lime和Bird常常在地方當局還沒有敲定正式審批流程時,就向一座城市的街頭投放成千上百的電動交通工具。《金融時報》指出,這種策略利用法律漏洞--法律沒有明文禁止停放「無樁」交通工具,或者開展基於應用的程式(Apps)租賃業務,因這些業務太新穎了。然而,這種策略常常引來市政府官員的批評。

「我們是唯一一家沒有被發過『禁止令』(cease-and-desist order)的營運商,更別提無視禁止令了。」Dastoor說:「我們著眼於為行業樹立良好榜樣。與城市協作是關鍵,這個行業並不是以協作的方式開始的,尤其是在公眾眼中。」

事實上,Skip與地方當局合作,從來不在獲得主管部門正式許可前啟動營運,包括在華盛頓特區和波特蘭,這一次則是在其總部所在的三藩市。

除了考慮申請企業在三藩市和其他地區營運滑板車租賃業務的經驗以外,三藩市市交通局還表示,該局也會考慮申請企業及其用戶在遵守城市規章方面的過往記錄。

「你沒看到大量關於華盛頓滑板車泛濫成災的報道。」Dastoor說,這與今年初三藩市有時顯得混亂的景像形成對比。他並不認同先發優勢的理念,「事情並不在於快速到達那裡,而在於1年或者5年後還在那裡。」

除了維護政府關系,Skip還試圖針對行人對滑板車的常見抱怨找到技術解決方案,譬如能夠監測滑板車是否倒下形成道障的方法,或者把滑板車鎖在自行車停放架上的方法。
「你看到很多科技公司增長非常快,但它們並沒有一個很堅實的根基。」Dastoor說:「我抱持的觀點是,科技行業可以很好地肩負起應有的責任。」

Bird和Lime分別募得逾4億美元資金,成立僅9個月的Skip募集的風險資本顯得不那麼可觀:3100萬美元。

但曾是電動滑板製造商Boosted Boards聯合創辦人的Dastoor仍認為,他的公司能夠成功。「我不認為這個行業會出現贏者通吃的情況。」Dastoor說:「如果你的營運能力因為你快速擴張的方式而受阻,從長遠來看我不認為這是一種取勝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