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貿易戰中,特朗普政府對中國,以至世界各國不斷的施加壓力,坊間的評論拋出了一套「修昔底德陷阱」的理論,指出守成大國與新興大國之間,難免出現結構性矛盾,正如古希臘雅典的崛起以至斯巴達的沒落,反映出零和博奕思維。

其實,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口口聲聲以「令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實際上對中國的貿易戰,表面上要回復昔日美國的光輝歲月,實際上,也不可能不為現實的連任問題打算。中國在貿易戰中只要秉持「談、大門打開,打、奉陪到底」的泱泱大國風範,始終是立於不敗之地。

特朗普的現實政治考量

要注意的是,美國政治始終以選舉為主導,特朗普本身商人出身,當然以利益掛帥,特朗普剛在大阪G20峰會上的表現,可以預見他未來在中國問題上,將會更加務實,與中國達成貿易協定,已看出最終以政治利益掛帥,明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和平當然比損人不利已的經濟戰,更能讓選民投他一票。

實際上,特朗普在華為問題上讓步,證明他希望達成協議,而不希望開啟戰端。正如《華盛頓郵報》所說,G20峰會上習特會的贏家,包括中國、美國零售業、華爾街股市、華為公司及美國消費者,輸家即是美國的鷹派,尤其美國民眾已因特朗普對中國的關稅戰,每家每戶每年的支出將增加800美元,若貿易戰持續,再對3,000多億美元中國貨加徵關稅,美國每個家庭荷包一年再損失1,800美元,相信沒有人是贏家。特朗普作為精打細算的商人,不可能不知道。

筆者 白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