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昨天(21日),被質疑微博網絡流量差的周杰倫,不僅榮登微博超話榜首,更成為了史上首個影響力破億的明星!

而把周杰倫送上超話榜首的,是眾多自稱為「夕陽紅粉絲團」的網友。在過去5天裡,「夕陽紅粉絲團」與新生代流量明星粉絲之間的微博超話榜首之爭也成為了現象級事件。

事源於上周二(16日),一名網友在網上發問,「周杰倫微博數據那麼差,為什麼演唱會門票還難買啊?」言下之意,是質疑周杰倫粉絲真的有那麼多嗎?

周傑倫
7月16日,一名網友在網上質疑周杰倫的微博數據。)

-

誰能想到,19年還在聽他03年的歌的周杰倫被疑似10後嘲笑微博數據。問題一出,「杰迷」(周杰倫粉絲群稱)紛紛表示不同意,集體以實際行動開始了這場刷數據衝榜的「較量」。

夕陽紅粉絲團助攻超話登頂

經過連日鏖戰,截至21日晚11時許,「周杰倫超話影響力破億」的話題登頂微博熱搜,「杰迷」不僅讓周杰倫超話飆升到明星超話榜單第一名,還贏得了微博超話明星榜2019年第29周周榜冠軍,影響力幾乎是第二名蔡徐坤(5,709萬)的兩倍,並打破超話影響力紀錄,成為了史上首個影響力破億的明星。

這場實力派與流量派的數據之爭,還引來了內地官媒《人民日報》的關注,發了兩次微博評論此事,認為「兩名藝人各自擁躉的較勁,雖是娛樂『遊戲』,卻映射了時代徵候。」

「『夕陽紅』打榜團前赴後繼,送周杰倫上了微博超話榜首。中老年歌迷用一次行為藝術解構了數據與熱度:流量不等於流行,榜單在網上更在心中,音樂品格終究由時間檢驗。」

雖然這是娛樂事件,但在某種程度上,周杰倫超話衝上第一是人們對「流量明星瘋狂刷數據卻沒有與之匹配的實力」這種現象的反撲,簡單來說,是對娛樂圈流量經濟的一次輿論反撲。

「你可能不是周杰倫的粉絲,但是你一定聽過他的歌。」「你甚至可能記不住名字,但你卻張口就來耳熟能詳。」小編認為,周杰倫的音樂生涯不僅反映了21世紀華語樂壇的變遷史,也是華語樂壇編年史中「做數據」的重要分水嶺,區分了傳統全民偶像時代和互聯網時代流量明星時代。

2000年到2010年是台灣流行音樂的巔峰時期,當時湧現出一大批影響兩岸三地的流行音樂偶像,明星以推出實體唱片、開演唱會和代言等方式來奠定偶像地位,粉絲通過參與購買上述產品,所形成的數據就是明星影響力的量化指標,這些數據也是粉絲經濟的「標配」產物。

而今,在互聯網飛速發展、傳播形式出現改變的情況下,輪博、控評、超話排名作為流量的具象化表現,意味着明星到底有多火,但虛擬的數據其實存在着巨大的水分空間。

周杰倫所代表的實力派明星被新生代網友認為沒有數據,難以稱之為「頂級」,兩派粉絲之間的爭奪,凸顯的是內地娛樂圈當前的代溝與分裂。

這也是為什麼有人質疑周杰倫的微博數據和粉絲能力的原因。

在小編看來,所謂粉絲經濟,側重的還是經濟層面,所謂的「流量」如果不能變現,那都是虛的。這不,「夕陽紅粉絲團」至少有一萬種方法把流量粉絲摁在搓衣板上摩擦。當然,這是玩笑話,但是大家不妨想想,粉絲經濟真正的意義。

周傑倫
(有網友调侃,周杰倫登頂超話,是因為蔡徐坤粉絲的手機被周杰倫粉絲的家長沒收,打不了榜。)

-

警惕互聯網巨頭對用戶的操縱

狂歡過後,事件也引發了不少網友的疑問:這場聲勢浩大的「數據狂歡」,最終受益人是誰?

有網友提出,更值得警惕的其實是互聯網巨頭對用戶的操縱。以微博「明星勢力榜」為例,要想給偶像做出好看的數據,不僅需要粉絲或打手孜孜不倦地投入時間和精力刷榜,還需要他們貢獻出真金白銀來購買「愛慕值」。

也有網友評論:「從頭到尾都感覺這是新浪變着辦法給自己提kpi(關鍵績效指標),畢竟微博日常給人的感覺就是不停挑逗粉絲為它無謂勞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