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今周的多事之秋,市場普遍預期,由於中美貿易戰餘波盪漾,美國聯儲局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 今周議息將落實減息25基點的決定,恍若板上釘釘、明顯不過。但由於新一輪公布的美國第2季GDP年率增長優於預期(1.8%),初值增長達2.1%;PCE物價指數初值勝預期,漲2.3%;故此,早前市場對FOMC減息可達50基點的憧憬,或已不切實際。

中美貿談未許樂觀

此外,雖說中美兩國談判代表將於今周再度舉行面對面談判,但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前稱,不確定雙方短期可否達成貿易協議。他質疑中國是在拖延談判進度,傾向期望2020年總統大選塵埃落定後再與候任總統談妥協議,因為憧憬屆時的協議內容對中國較有利。

對此,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亦估計,兩國今周不會達成重大協議,但預計美國將不會加徵新關稅;並稱美國預期中國將大規模採購美國農產品。這方面而言,據報中方已然批准企業採購美國棉花和豬肉等農產品,並對豁免兩成半關稅有所準備。

議息後滙率受關注

另一方面,歐洲央行在25日議息後雖說按兵不動,但由於市場普遍預計,歐洲央行管理委員會或將於9月修改其前瞻性指引及放寬政策。而隨著美國聯儲局今周行將作出十年來首次放寬政策甚囂塵上,歐元兌美元會否立竿見影升值,將是備受市場關注之事。

畢竟,也許有鑑於全球央行傾向寬鬆,計有馬來西亞、紐西蘭和菲律賓先後調低利率0.25厘,還有澳洲及印度年內亦減了兩次或以上,庫德洛早前稱,總統特朗普日前召開內閣會議,會後決定不干預美元滙率。

美歐搏弈關鍵所在

不過,稍後美國FOMC議息,倘若歐元不升反跌時,得注意會否導致特朗普對出口到美國的歐洲汽車徵收關稅振振有詞?

除此之外,美國與法國新一輪的爭議令形勢更加錯綜複雜。從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前批評數碼稅歧視美國企業,並威脅採取反制措施,會向法國進口葡萄酒徵收關稅,可見一斑。

問題是,諸如此類的上述搏弈,對於屢創新高的美股後市何去何從,亦可以是關鍵所在。

港股方面亦然。

分別是,港股今周二適逢7月期指結算,故此周二之前將是偏淡可想而知,但其後呢?

溫故方可知新。

上周一都說:恒指前周升越28774的走勢並非破頂在即、扭轉頹勢談何容易;而隨著右肩從28634上移至28809,頭肩頂利淡型態並未雨過天晴。

果不其然!

港股淡勢甚囂塵上

結果恒指全個星期走勢差強人意,雖說一度高見28764,全周而言,卻是高開(28612)低走(28303)及低收於28397,急挫367點之餘,亦是自從6月初見底於26671以來,恒指周線圖首次出現一支利淡的墓碑型陰燭。驟眼看,可想而知「淡勢已成」之說甚囂塵上。

實際上,圖表上的走勢,與周邊的市場氛圍的變化,仍是息息相關。

可以說,上周初港股市況之所以先升後急回軟,固然主要是由於市場對於聯儲局今周議息的取態無所適從、觀望氣氛濃厚所致。是以,只見大市急升後有回吐,但急跌後,則不見得有明顯的趁低吸納。

說白了,投資者無心裝載者大不乏人。

畢竟,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設想雖說壽終正寢,但無奈市道因相關爭議有增無減而持續動盪,故此本地大戶上星期仍對大舉持貨,傾向來一個避重就輕;甚或索性沽之而後快。

二幻七好友不棄守

這豈非說,恒指今周勢必續跌破早前低位28080?甚或下試日線圖小型頭肩頂頸線279XX,至乎進一步挑戰6月6日低位26671?

未必盡然。

短線而言,我看二萬八大關也許難免短暫失守,甚或果真跌破279,直指275XX,但不見得8月內,好友會棄守二幻七,遑論266XX。

換言之,即使275/279區間8月失而復得,亦不算是天方夜譚。

願聞其詳?

低位轉8月好倉可期

施仁醒作為老兵,經驗之談是,周二結算日之前,本地大戶仍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沽貨不足為奇,因為類似上述的利淡消息比比皆是。

不過,大戶最早可能會,提早在30日結算日15:45開始撈底,因為相信大戶早前的部署,乃是[震倉]、而非是[散貨]。

何以見得?

從過去4個星期每天平均成交連700億元也不夠可以想見,大戶現階段即使仍有意欲[散貨],其實談何容易!此其一;

其二是,近一個月淡倉已然成為最擠擁的交易,意味著,零和遊戲思維前提之下,大戶續開新淡倉恍若是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所以就算跌破27900,也可以是恐慌拋售所致,不一定是大戶踩多腳。

箇中重點是,若然大戶要部署8月恒指走勢「先低後高」的話,除了先把7月插低、跌破[2幻發]淡倉可先食為敬,也可因勢利導,造就低位轉8月好倉,得來全不費工夫,何樂不為?

事關非如此,大戶不可能因而部署9月、在相對高位建立淡倉時,對沖第3季季結時美股可能因強弩之末所衍生的大調整?

事情的演變究竟是否如此,只有時間才能驗證。

撰文:施仁醒  資深財經新聞工作者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