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背景下,人民幣兌美元週一(8月5日)跌破7這一具有象征意義的關口,觸及2008年以來的最低位,出乎市場預料,同時亞洲各大股市大幅下跌,。

中國央行表態

中國央行有關負責人對人民幣快速破7表示,受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及對中國加征關稅預期等影響,今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有所貶值,突破了7元,但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繼續保持穩定和強勢,這是市場供求和國際匯市波動的反映。從全球市場角度觀察,作為貨幣之間的比價,匯率波動也是常態,有了波動,價格機制才能發揮資源配置和自動調節的作用。

各分析機構觀點

坊間對於人民幣當前的走勢也是各有各看法。

香港獨立股評人任盈盈認為,當前的人民幣匯率「破7」壓力是由經濟基本面驅動,具自我穩定的能力,也是回應現時經濟發展情況。從成因上看,全球貿易博弈的持續升級,客觀上導致中國經濟多方面的壓力,相信匯率的適時調整勢在必然;再者,在這種情況下,堅守「7」非但無必要,還可能阻滯經濟的自我修復和穩定。今年上半年,易綱、周小川等重要官員的發言,均淡化了整數關口的政策意義,或是現行格局的體現。

東京三菱日聯金融銀行的資深外匯分析師MASASHI HASHIMOTO認為,中國央行看起來並不想利用人民幣貶值來應對美國貿易的壓力,人民幣跌勢看起來更像是恐慌性拋售。

中泰國際研究部徐博則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提出對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意外及較快加征關稅的事件因素是形成人民幣兌美元短期承壓的主要因素,短期市場投機和短期供需變化是形成此次人民幣在較短時間內較快貶值的主要原因。

人民幣中間價出現端倪

今日人民幣中間價略弱於市場預期,再加上或許是因為香港問題,導致的市場流動性偏低,中國央行本可在破7後插手干預,但事實卻沒這麼做。資深外匯專家韓會師對券商中國記者表示,雖然今天的中間價弱於市場預期,但並沒有出現較大偏離,結合上週五收盤價和美元指數走勢,今天中間價定在6.92-6.94都算正常,說明央行並未刻意引導匯率貶值,而是順勢而為觀察市場反應。

為應對美方征收關稅而作出貶值?

中泰國際研究部徐博表示,年初至今,人民幣相對一籃子貨幣(BIS貨幣籃子及SDR貨幣籃子)的匯率指數實際處於升值狀態。其次,按 2018年最後一個交易日的美元兌人民幣匯率中間價 6.8632,2019年8月5日中間價6.9225,人民幣貶值幅度非常有限,僅有約0.86%。並且,日內美元兌人民幣匯率(CFETS)一度升高至 7.0426,但隨即走穩。週一早間,中國央行也答記者問,指出"人民幣有漲有落,都是正常的"。

三菱日聯金融集團(MUFG)駐香港的東亞市場研究主管CLIFF TAN也認為中方不會再貿易戰中將貨幣武器化。

後續匯率怎麼走?

對於人民幣破7後的匯率走勢,中泰國際研究部徐博表示,從長期來看,我們認為影響人民幣匯率(相對美元)的主要因素在於人民幣(貨幣及資產)相對美元(貨幣及資產)的需求和吸引力。具體包括三個方面:一、國際收支總差額,特別是其中貨物及服務貿易順差(或逆差)產生的實際換匯(或購匯)需求。二、在國際資本和金融市場中,持有人民幣無風險資產和投資中國經濟主體的相對需求和吸引力。三、人民幣在國際金融活動中作為結算和價值儲備貨幣的相對地位。

根據對這三個方面的分別分析,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可見未來,將大概率保持穩定或略有升值。主要原因在於,一是在可預見的未來,由於國內投資放緩、老齡化儲蓄傾向上升,在宏觀分析框架下,經常項有望保持持續小幅順差,將形成實際換匯需求,對人民幣匯率形成持續積極影響。二是在國際資本和金融市場中,特別是相對美元市場和其它新興經濟體,配置人民幣無風險回報、穩定性和投資中國經濟成長的需求較強。三是美英歐日的政經體制和決策模式的問題和弊端有所暴露,中國模式由於具備穩健性和有效性,在國際社會中的地位處於上升機遇期。特別是,中國政府和央行對人民幣匯率的引導和管理能力較強,人民幣作為國際貨幣和結算單位的戰略儲備價值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