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08 12 at 8:00 am

環球風險資產的價格,上周顯見風雨飄搖。股市普遍因沽壓頻頻而節節敗退;美元受壓之餘,投資氣候若風聲鶴唳;而非美元貨幣的匯市表現,則如風起雲湧、波動不已。惟債市、金市價格表現,卻由於受到避險者趨之若騖,而風生水起起來。

踏入今周,美國有一系列重要的經濟數據出街,包括7月CPI、7月零售銷售、進口物價指數、工業產出、消費信心等,料將成為市場聚焦所在。

然而,萬變不離其宗。

若從上周環球股市、油價均呈現跌跌不休之勢頭,美國國庫債債息及金價卻不約而同走高來看,投資大氣候已然有所惡化,致使後市利淡之勢頭,恍若沒完沒了。

國際油價表現亦難倖免。

受累於大國貿易劍拔弩張局勢持續升溫,上周國際油價好淡爭持下表現乍雨乍晴。整個星期,美油價格在55.6/50.52美元/桶之區間反覆波動,走勢偏軟之下,錄得1.67%跌幅。

油價偏軟事出有因

究其原因,一來是由於美國國內原油產量增加10萬桶至1230萬桶/日。原來,美國鑽井平台開工率、生產效率均勝預期,致使原油庫存增長不跌反升。其庫存連續7周錄得下滑後上周錄得增長,且創6月7日以來新高。

雪上加霜的是,由於全球貿易局勢有所惡化,投資者擔心現階段的石油需求,會每況愈下。

起碼,美國對中國加徵關稅的措施一旦落實,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原油消費國,要麼其潛在的貨幣貶值,將難免限制其原油需求;要麼,由於陸續受到貿易摩擦進一升級的威脅,中國經濟下行的或有風險,勢必變本加厲。

對此,石油需求面的打擊,將在劫難逃。

上周而言,國際股、匯市亦不見得可獨善其身。

股匯亦難獨善其身

首先,有鑑於歐洲兩大經濟體系數據未如理想,英國第2季經濟近7年來首見收縮;德國6月出口創近3年來最大跌幅,投資者憂慮英國經濟或衰退,上周五鎊滙曾見2017年1月以來低位,兌1.2025美元,跌0.89%;際此一刻,意大利政局亦不穩,資金流向德債避險,從意大利10年期國債孳息升28個基點,至1.817厘,德國10年期債息跌1.75個基點,至負0.572厘,其中的凶險,可見一斑。

惟美滙指數卻受壓,報97.54,跌0.08%;歐羅則升0.21%,兌1.1202美元;日圓兌每美元上揚0.43%,報105.61。

如此一來,歐股上周五普遍下滑,英、法、德股分別跌0.44%、1.11%及1.28%。

投資者3W油然而生

此時此刻,卻見唯恐天下不亂的美國總統特朗普,稱正與中國溝通,但指出未準備好達成協議;稱甚麼「仍會觀察事態發展,甚或取消9月的貿易談判」;此舉難免掀起投資者的3W(watching, waiting, worrying),即「觀望、等待及憂慮」情緒油然而生。

影響所及,道指早段挫280點,盤中曾低見26097,結果收低90.75點,或0.34%,至26287.44;標準普爾500指數收跌19.44點,或0.66%,至2918.65;納斯達克指數下跌80.02點,或1%,至7959.14。

全周而言,美股基本持平。

但從上周美國各證交所共計成交超過410億股,創下年內最大單周成交量、以及有46只標普500指數成份股觸及52周新高,9只觸及新低;有56只納斯達克指數成份股觸及新高,129只觸及新低;可想而知,高頻交易員和短線交易,於好淡爭持之下大行其道,方興未艾。

亦可見美股到頂之說儘管言之成理,卻不一定是,「一時三刻」之事。

也不見得,美股高位反覆這現象,必定是利好港股。

理由?

外圍不利港股因由

君不見,上周五而言,由於內地上月PPI遜預期,港股走勢表現差強人意,技術上以先高後低的陰燭低收181點或0.7%,報25939,二萬六點失守之餘,亦創1月8日以來收市新低?

至此,上周恒指累插達979點或3.6%;連跌3周累瀉2826點或9.8%之多。

可以說,港股走勢之劣,是路人皆見。畢竟,上周恒指低見25397,意味著周線圖大型頭肩頂、非水平線的頸線已然失守,技術上,予人的感覺是,港股後市就算以調整C浪,進一步下試2018年低位24540.63,亦不足為奇。

正如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網誌表示,目前已有22個國家對香港發出旅遊警示,對外國企業及旅客來說,香港好像變得動盪和不安全,影響他們來港旅遊、經商和投資的意欲。故此他認為,香港需要有安全、穩定的環境去化解內部的矛盾與困局,和應對外圍環境的挑戰,保障市民的飯碗和生活...云。

也就難怪,連大摩亦曾把恒指2020年6月底的基本目標由28000,下調12.9%至24400,相當於預測市盈率9.8倍;據說魔笛認為,最熊情況(Bear case)下恒指將見17630,慘情以想見。

故此,現階段港股暫時仍不宜撈底,乃市場共識,因為業界普遍看後市「小漲大回」,嚴格來說,也不算是危言聳聽。

計我話,窮途未必定是末路;而有陰影的地方必定有光。關鍵在於,當下應如何過渡黎明前的黑暗?

黎明前黑暗之策略

以內憂而言,特區政府能否及時從善如流,暫時滿足遊行人士的訴求;甚或會否因時制宜,暫時先致力把雙方矛盾解開,來一個共渡時艱,將是關鍵所在。

外患而言,解鈴還須繫鈴人,從特朗普連任求成之殷切程度看,會否令他在最後關頭不再堅持己見,使得中美貿談的障礙可迎刃而解,誰也說不準。

因此,港人除了自求多福之外,在作出最壞的打算之餘,不如也對瞬息萬變的市況,作出兩手準備。

比如, 對港股暫時以避重就輕、避之則吉的策略來應對隱晦局面。另一方面,則以國際搏弈角度,來面對如今的環球困境。

例如,基於避險蔚然成風,黃金價格高處未算高,就索性逢低購入看漲黃金的ETF;

與此同時,亦可逢油價反彈,購入看淡石油Inverse (反向)ETF,(詳情可參考施仁醒的YouTube連結https://youtu.be/JKxGZhScAJA),實行進可攻、退可守的兩手準備。

此舉無異是在港股撈底前,現階段先來一個,以戰養戰之策!

撰文:施仁醒  資深財經新聞工作者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