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08 18 at 8:00 am

美國股市上周跌跌不休走勢,與環球大國美、德及英國債價均不約而同飆升的情況而言,乃各走極端、大異其趣之象。

記憶猶新的是,受累於持續申領失業救濟人數早前按周增加3.9萬人,至172.6萬人(較預測的163.5萬人更惡劣)、以及跨國科技企業Cisco預期須在加州裁減近500個工作職位,上周四(8月15日)美國10年期國債與2年期國債孳息,曾出現周內的第二次倒掛;而且是日見30年期債息,更是進一步跌至1.926厘(創歷來新低)之譜。

究竟長、短債孳息一周出現兩次倒掛的理由,所為何事?

高搶債價蔚然成風

都說觸發市場如此驚嚇的原因是雪上加霜所致。事關除了中國7月份數據獲確認急轉下滑之外,亦見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向媒體稱,中美9月貿易談判尚未確定日期。

且莫說,德國第2季GDP因出口驟降而收縮0.1%,是2008至2009年衰退結束以來,首次錄得季度收縮?市場因而認為,中美貿談分歧大檻都扯唔埋之際,又適逢環球經濟每況愈下,避險情緒遂應運而生,致使爭先恐後高搶債價,冀逃避迫在眉睫的衰退,一舉蔚然成風。

如此一來,早一天(8月14日)驚見美英國債孳息曲線歷來首次同時出現倒掛,拖累了美股道指是日單日跳崖式急插逾800點或3.05%之多。

利淡訊號呼之欲出

猶幸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五(8月16日)曾透露,短期內將會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又預計貿易戰不會長時間持續。對此,市場憧憬兩國貿易談判曙光乍現,致使當晚美股道指曾抽升350點,收市漲306點或1.20%、標指且升1.44%、納指表現尤其特佳,急升達1.67%之多,其中美股全周波動不已的情況可見一斑。

可惜,美股的風起雲湧、跌宕起伏,卻不等同於港股可亦步亦趨,因為影響後者弱勢持續的因素,沒有最多,只有更多。投資者儘管未必可實時掌握,急速演變中的政治因素,惟圖表上的利淡訊號,卻已呼之欲出。

可以說,從過去4個月的走勢可見,今年港股已到「頂」的機會頗大;惟全年的「底」究竟在哪裡,現階段恐怕仍未有頭緒可言。

此話怎說?

調整勢頭尋底居多

一切得從恒生指數期貨(期指)的T加1圖說起。

首先辯證而言,可假設期指於4月15日時見頂的水位乃30336(X)。

後續顯見反覆回落,6月4日低見26505,是浪A。

其後開展反彈,7月4日見29080,是浪B。

現階段而言,8月15日期指暫時低見24791,是浪C。

又如何?

得先說明的是,從見頂於X,然後開展A、B、C調整浪的定義,是在下對《波浪理論》中,唯一信服的數浪分析,故此對該等走勢伸延的意義,亦深信不疑。

也就是說,當某一調整浪獲確認已低於A浪時,自己傾向相信,即將出現的C浪調整勢頭,定必是方興未艾,陸續尋底居多。

後抽上試260265XX

故此,當T加1的圖表早前顯示期指26500失守,自己已斬釘截鐵看,調整將浪低於浪(起碼直至26500失而復得為止),原因在此。

剩下的問題是,為何倚賴的是期指、而非恒指圖?而緣何看的是,包括夜期走勢在內的T加1圖?

箇中的簡單答案:經驗之談。

T1圖表彰顯影響力

事關港股近4個月的弱勢,是源自愈演愈烈的群眾運動的內憂、以及中美貿談停滯不前的外患的因素所致,此其一。

其二是,上述兩大事件所帶來的任何迴響,除了可左右恒指日間走勢之外,亦由於夜間期指營運時間,獲延長至凌晨3時(較接近美股收市時間),T加1圖表所彰顯的影響力,亦因而變得更舉足輕重。

話雖如此,C浪的浪底將會在哪裡,仍是未知數。

事關若然去年10月29日的低位24457才是A浪的話,那麼現階段尋底中的的C浪,亦可以演化成為低於24457,然後重返其上多於3天,方算確切完成,這個源自見頂於30330的期指調整大浪(我稱之為終極一跌)。

年底浪頂不超越27777

吊詭的卻是,過去3個交易天的期指走勢,似乎是8月15日見底於24791,然後開展一個因超賣而出現的V型反彈浪。可想而知,即使期指後市難逃續尋底的厄運,後抽反彈也可先行上試260XX/265XX。

理由是,這個類似V型浪的後抽阻力,有可能是頸線所在的26246;亦有可能是假設的A浪底,介乎26505/26747之間,暫時是難以捉摸。

浪底可低至22000

但起碼可以相當肯定的是,現階段的任何後抽,由於預期難以超越日線圖的頭肩頂頸線27521/27777居多,故死貓彈在劫難逃。

如此一來,施仁醒有理由相信,8月19日至2019年底前,反彈浪頂不應超越27777,但浪底卻可以是低至24457/22000間。

撰文:施仁醒  資深財經新聞工作者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