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8日是我百感交雜的日子。香港的示威遊行人數達170萬人,示威風暴未平息,另一邊廂內地宣佈把深圳打造成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示範區,消息發佈後,連身在台灣的我也感受到外人如何看待香港的沒落。

事緣本週我在台北旅行,晚上逛夜市買杯珍珠奶茶的時候,台灣的侍應問我是否來自香港,我點頭答應,他就跟我說:「你們香港好慘哦,今天內地推出深圳示範區的政策,你們香港人快沒落了,多吃一點好好享受吧!」這句話非常諷刺,我第一次感覺來自香港的身份不被外人欣賞。我也沒跟那位台北侍應多作解釋,因為我同意中央此舉是要以深圳代替香港。

前幾篇已經為大家作深度分析,香港這場示威風暴會嚴重影響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最終目的是打擊中國經濟。我認為中央也洞悉這一點,因此便宣佈把深圳建立成富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示範區,來支持中國的經濟發展,這一點我們都理解的,畢竟香港曾經受西方國家所統治,濃厚的西方主義特色使香港成為民主運動發源地,香港不容易受中國控制,深圳之選擇是唯一安全之策。

只是,當我再翩看已故國家領導人鄧小平評論香港的前景時,他曾經公開說過要多造幾個香港,回望今天香港的時勢,這確實是一針見血點出中國面對的困境,中國不可以只依賴香港作為改革開放措施的唯一對外城市,感慨中央現在才起步決定把深圳打造成「香港版2.0」,是有點相逢恨晚的感覺。

這份意見書簡單來說,目標是要到2025年,將深圳的經濟、發展的質量,躋身於全球城市的前列。細看意見書的內容大致可以分為四部分:科技、金融、法治及社會管制。內地科技發展比香港成功,先不談內地的BAT三大科技巨頭,內地即使在生活應用方面,也比香港更要進步,微信支付、支付寶、滴滴快車、餓了麼的出現,對比香港的八達通、PayMe;內地的科技可以說是完勝。其中,深圳市高新技術產業園區創立了多個獨角獸企業,成為建設5G、人工智慧、網路科技、生命醫學的重要發源基地。香港的科學園及數碼港卻遠遠趕不上內地,也沒有出現過偉大的科研成果,沒有代表作,只有空殼。

然而,香港唯一的金融優勢已逐漸比國內城市取代。香港回歸前享有亞洲四小龍的美譽,當時中國需背靠香港作為對外開放的窗口,逐漸從封閉制度中走出來,在國際貿易、航運、金融等領域上,香港成為中國的重心基地,因此當時內地很多人也渴望來香港「掘金」。 但是,香港自身的經濟發展過於狹窄,從地產業,發展至服務相關行業後,香港未曾在經濟發展上出現很大的轉型,不少內地投資者卻視香港為融資平台,錢到手後便紛紛轉移到內地發展,香港中轉港的角色也漸漸被廣州、深圳、上海等內地城市取代。

現在,香港只剩下股票交易所支撐整個金融體系,待內地的A股市場發展更成熟,人民幣漸為普及後,金融人才只會紛紛跑回內地發展,只跟香港一線之隔的深圳,2025年極有可能取代香港。尤其是從近年開始,不少人已留意深圳成功轉型,中小高科技企業蓬勃發展,支撐了深圳經濟。特別是近10年,深圳年均GDP增長率達到10%以上,而香港只有2%的水平,是香港5倍。

現在唯一剩下要解決的問題,是內地的法治。香港行使的普通法(Common Law) ,是由英國管治香港的時候推行至今,廣泛受國際認同,而中國法制被稱為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法制,因此在法治成立的歷史上較為緩慢,但隨著1999年,憲法作出了一個修訂,加上了一條條例,說明中國應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國家後,中國在法制的發展基本上已成形,任何形式上都有法可依。回想從前好多香港市民都不敢上深圳消費,深圳「偷呃拐騙」的新聞時常發生,所以深圳給予50至60年代的香港市民很差的形象。時移勢易,中國經過30年的立法工作後,已經改變了很多內地人的思想,法制思想逐漸穩健。

可惜,中港法治理念唯一的差距,是在「人權」議題的解讀。很多國際投資者認為,沒有人權的情況下,是不可能有完善的市場制度,金融市場會欠缺自由,資本流動性受阻,因此很多國際企業家選擇在香港上市,也不會在內地上市。雖然中國在2004年已將人權納入中國憲法的一部分,但內地對於人權的理解,和香港市民對於人權的理解仍然有很大的分歧,這方面是中央要著力研究的事,深圳能否成功做「香港版2.0」,關鍵只在於此。

深圳遲早會取代香港,只是時間的問題。香港商人李嘉誠在2014年早已看穿香港的問題,批評香港是被寵壞的孩子,指這樣下去,不用5、6年,本港將面目全非。不知是否天意弄人,李嘉誠當年的一席話已經變成事實,香港市民應該要清楚了解,我們最輝煌的一個時代已經過去,現在應著力改變,警惕一下如何不被深圳取代。

標基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