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08 26 at 8:00 am

驟眼看,上周【施仁醒你】大字標題稱,「期指反彈料受制於26500、後市或以C浪跌破24457」的說法,只不過是大言不慚、誇誇其談而已。

畢竟,上周期指收企於26113,顯示不跌反高收達481點之多。說白了,既然26113距離26500乃近在咫尺;而該水平相距於24457,則遠在天邊,那麼,筆者上周之看淡後市設想,豈非是一如杜甫當年所言:「...語不驚人死不休...」、等同於淡友施仁醒的言論,是「譁眾取寵」之類?

雙周轉向升變倒跌

非也。實情是,「年光似鳥翩翩過,世事如棋局局新。」市場瞬息萬變之程度,的確不宜小覷。

原來,上周五收市後,後續的夜期風雲變幻,非但不升反跌,而且夜市期指收報25480,較恒指收市低水達699點之多。如此一來,過去兩周期指的走勢,從前周隨時上破26500的26380,一舉惡化為為雙周轉向、由升變倒跌之象。

究竟所為何事?

中美互徵關稅加碼

事緣上周五收市後,中國聲稱作為反制美國加徵關稅措施,將對約750億美元美國商品,包括大豆、肉類等農產品加徵10%、5%不等關稅,分兩批自9月1日、12月15日起實施。

不旋踵,亦見美國總統特朗普強硬回應,稱將由10月1日起,對現已加徵25%關稅的2000億美元中國貨,改為徵收30%稅率;9月1日起加徵關稅的3000億美元中國貨,稅率由原先公布的10%,改為15%。

可見如此這般的中美貿談進展,凸顯雙方談判未見其利,先見其害;起碼各為其主的交鋒戰略,已無可避免弄到市場風聲鶴唳,投資者四面楚歌。

夠恐怖未?

未算。

美企供應鏈須返美

事關特朗普出人意表稱,美國企業須立即尋找其他替代中國的供應鏈,對返回美國生產亦須準備就緒。

話說特朗普這番威嚇美國跨國企業言論言猶在耳之際,不少美國的媒體卻提出質疑,稱即使貴為總統的特朗普,也不見得可干預商企的商業決定。

緊急法案影響深遠

可勢估不到的是,本來以為是由於惱羞成怒才對中國反制大發雷霆的特朗普,周末時卻不慌不忙以Twitter回應指,作為總統,若他認為貿易戰中美國權益有所受損,他有權利用一個不起眼、但殺傷力被當年J Carter總統認為制裁伊朗行之有效的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 of 1977(國際緊急經濟1977年權力法案),則已使得舉世驚嚇不已。

平心而論,由於美國尚未有對中國已觸及法案所賦予的緊急處分下通牒,照說現階段不會貿然使用這恍如貿易核彈的法案。

但從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說,中國的報復性關稅「絕對不會」減緩美國經濟增長;以及內地《人民日報》發表文章指出,中國在貿易戰中,堅定反制立場,決不動搖,認為美國「不自量力」,其中唯一可肯定的是:雙方相拗唔好口,貿易分歧大艦都扯唔埋,可想而知。

而由於出現了特朗普的新威嚇,在貿談方面平添更多不明確因素,令雙方貿談難免節外生枝,亦變得更加錯綜複雜。這嚴峻的形勢,對於後市更是影響深遠,頗堪玩味。

除此之外,G7今周在8月24至26日於法國舉行峰會,中美貿易戰課題以外,亦應會觸及俄羅斯重入G7、具爭議性的跨國科企數碼稅等;還有今、明天出街的美國耐用品訂單、第二季GDP數據;德國公布反映經濟信心的Ifo指數,以及備受關注的歐盟地區數據等,不排除或會為本來敏感的市場,進一步營造動盪不安的因子。

際此多事之秋,欲知港股後市何去何從,不如從技術分析出發。

調整C浪受用不盡

《波浪理論》中,施仁醒對「三升二跌的數浪法」從來並不照單全收,因為其中的「假設性」設想多得很,實戰中屬於「堅離地」,甚或是不切實際,往往導致win the battles, lose the war(贏了小戰役,但輸了整場戰事)、因小失大的得不償失局面,乃公開的秘密。

所以實戰中,自己僅信任《波浪理論》中所論述有關「ABC浪」,對於「調整浪」C浪的定義及法則,但僅此已然受用不盡。

誠然,尋找C浪的底點,也需要有一定的假設方可作實。

但由於看調整「方向」可預先獲確認,最壞的情況因而是,充其量是調整幅度或多或少的量化問題,卻根本不用完全推翻整個「調整浪」的取向,所以也絕非是其他不切實際的「數浪」方法可相提並論。

比方說,若然現階段施仁醒欲判斷,8月現貨月、或年底前所有的現貨月期指,其調整C浪會跌至哪裡,著眼點宜放在如何分辨以下兩種情況:分別是,I) 以已成立的「非水平線」頭肩頂型態;

及II) 尚未成立的「水平線」頭肩頂型態,作為判斷基礎。

願聞其詳?

調整浪底一是23854

I) 看法

暫時已然成立的期指「非水平線」頭肩頂看法細節,如下:

浪X頂 = 30336

浪A底 = 26505

浪B頂 = 29080

浪C底 = 暫時見24791,已成立<浪A底<26505的說法,但仍可續低於24791,至???

辯證而言,頭肩頂理論上,該「非水平線」頸線的頭肩頂型態,其量度跌幅 = (頸線失守位) 減(浪頂X減浪A底之差距);

         = 27685 減 (30336減26505);

         = 27685 減 3831;

         = 23854;

換言之,C浪底   

         = 23854。

II)看法

浪底也可以是15398

或將成立的期指「水平線」頭肩頂型態看法細節,如下:

浪X頂 = 33516

浪A底 = 24457

浪B頂 = 30336

浪C底 = <浪A底 = <24457 = 若年底前,期指果真出現低於24791,甚或是出現24457失守時,靠譜點的底點,將會是???

理論上,果真如此的話,期指「水平線」頸線頭肩頂型態,其量度跌幅  = (或有的頸線失守位) 減(浪頂X減浪A底之差距);

        =  24457 減 (33516 減 24457)

        =  24457 減 (9059)

        =  15398

也就是說,上述期指兩個潛在的量度跌幅值,分別是23854及15398,是相差頗大的數值,宜作出較務實的假設,例如以平均數作為辯證:

        = (23854+15398)/2

        = 39252/2

        = 19626

 

一元復始位=21965

換個角度看,施仁醒個人測市系統中,其中相關於摩天輪理論、回到起步點的一元復始位 = 21965;

而有趣的是,若根據我自創的「二分法」理論,19626與21965的中間位,是(19626+21965)/2 或41591/2 或20796。

所以,我的結論是:

介乎20796/15398

i) 調整C浪底點,最起碼可以是期指跌至23854;

ii) 期指未確定重新收企於26505樓上前(須3天或以上作準),最低迷的底點,可以是介乎20796/15398之間。

註:由於期指夜市收市時間愈來愈緊貼著美股收市,所帶來的影響力是前所未見,故此,筆者索性以期指T加1圖,而非是以往的恒生指數圖表,作為上述推敲後市走向的辯證基礎,儘管只不過是學術研究,而不是投資建議,但要是能夠因而成為某程度、某些實戰派的實戰參考作用,也不足為奇。

施仁醒你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