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10 07 at 8:00 am

中國9月底外滙儲備低於市場預期,僅3.0924萬億元,較8月的3.1071萬億元,按月減少147億元之多。

市場本來預期有3.1056萬億元。

就此,不排除人行上月因時制宜、致力於防止資金外逸,因而曾選擇拋售部分美元,作為捍衛人民幣匯率穩定措施之一,故此,外滙儲備方會有所萎縮。

踏入本週,除了人民幣匯率走向、A股復市表現備受關注外,市場對於殺到埋身的內憂外患,亦顯得憂心忡忡,是以欲知後市何去何從,宜對港股走勢溫故知新一番。

話時話,本欄上星期早爆響口,稱恒指「25525一天未失守,大市可先上補26162/26281的下跌裂口,而不一定是亦步亦趨夜期低位...」。

結果呢?

恒指上週四高見26192,果真一度上補介乎26162/26281間裂口,惟週末前卻見急挫,低位且造25612;終下跌133點或0.5%、收報25821,顯見以待變十字星型態,一舉結束全週有波幅、沒升幅走勢。

至此,恒指已然連跌3週,累挫達1531點或5.6%之多,後市該怎看才是?

誠然,大市上週走勢恍若有喘定之象,但受累於日趨嚴峻之內憂外患,若輕言今周見底,恐怕言之尚早。

願聞其詳?

內憂與否眾說紛紜

先說來自香港、新鮮滾熱辣的「內憂」。

事緣香港特首林鄭月娥10月4日出其不意宣布,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訂立《禁止蒙面規例》,並隨即於午夜先行生效,然後才由立法會於10月16日審議。

就此,人民日報發表評論文章,指示威者走上狂暴之路,與蒙面有關,訂立《禁止蒙面規例》,並不意味香港已經進入緊急狀態,並不會損害市民合法、和平、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

驟眼看,反對以暴力爭取訴求是天經地義,故此,人民日報該論點是順理成章。

其實,事情錯綜複雜,值得商榷之處仍然頗多。

比方說,英國外相藍韜文(Dominic Raab)表示,香港問題的唯一解決方法是政治對話,他又指政府應避免加劇緊張局勢。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辦事處則回應指,香港政府實施的任何新措施,都需有法律基礎及保障集會自由。

當然,以「和理非」來表達訴求,向來是施仁醒的立場。

法治精神蕩然無存

但若說果真自由表達意見,計我話,關鍵的問題在於,市民普遍擔憂的是,上述「禁蒙面法」所倚仗的不外乎是《緊急法》,而既然香港在未有進入緊急狀態之際,林鄭政府亦可繞過須三讀通過之立法程序;且是不須經過任何諮詢步驟,就「霸王硬上弓」推出相關法例,是變相賦予自己近乎無限權力,包括凌駕於立法會所有立法權力,使得向來行之有效的香港法治精神,一嘢蕩然無存。

得指出的是,上述類似「潘多拉魔盒」的危險先例一開,只會令外資資金因對香港前景無所適從而選擇走為上著,從向來是資金自由港的香港逃之夭夭。畢竟,港股向來是外資㩒機ATM套現首選,經此一役,今次走資潮看來會一發不可收拾。

不如也說一說,源自五時花、六時變的特朗普,其失驚無神招惹的「外患」。

籲中國查拜登父子

話說美國眾議院針對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彈劾調查正在雷厲風行,上周四已開始第一場聽證會。際此一刻,卻見特朗普有陣腳大亂之兆。

原來,上星期四特朗普據報,忽而呼籲「中國調查拜登父子」。他直言不諱,稱民主黨前副總統拜登和他的兒子Hunter「敲詐了中國和烏克蘭」,在中國和烏克蘭「謀取了私利」。特朗普他指責,亨特2013年利用陪同父親訪華的機會,為他的基金獲利15億美元;更稱「因為在中國發生的事情同烏克蘭發生的事情一樣的糟糕」,並且不排除考慮要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下令調查。

擔心彈劾路人皆見

特朗普此舉顯而易見是desperate(鋌而走險)。

事關眾所周知的是,美中已陷入一場嚴重的貿易戰,故此,特朗普此時此刻考慮要求「對家」的中國介入;要麼就是作賊心虛,索性在烏克蘭以外,也拉攏中國幫拖,予人有飢不擇食之感覺;要麼就是,藉此透露他不惜工本也要把問題一舉解決,其擔心彈劾之程度路人皆見,故方會作出此地無銀三百兩之說法。

比如只要中國識做,他就或許願意和中國在貿易戰談判中作出某程度上的妥協,以便完成其既可擺脫彈劾之險、亦可完成貿易戰之樂,誠一石二鳥也!

中國陷進退兩難局

當然,這亦變相擺中國上檯,造就進退維谷之境界。

因為若然習總高調幫拖,難免觸怒美國民主黨,使得一旦特朗普未能連任,後果自負。要是習總斬釘截鐵稱愛莫能助的話,就可以令特朗普索性攬炒,令10月開展的貿談凶多吉少。

恒指後市凶多吉少

說白了,就是上述如此這般的內憂外患背景,令施仁醒對港股後市看法感到不知所措,全無頭緒。

只能寄望港股恒指,能在24899/24540間企穩陣腳,港人自求多福了。

施仁醒你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