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英國學成歸來後,何力治便加入了父親的建築師樓。雖頂著「二代」的 帽子,但他卻力求凡事親力親為,即使平時在工作上會與父親產生不同意見,但他認為「溝通」是消除彼此摩擦的最佳方式。

一對父子,兩代之間,子承父業不是何立治的初衷,如何將家族事業用更好的方式將理念承傳下去才是better way。

HPA



B:Business Times

N:Nicholas Ho (香港HPA何設計副董事總經理 何力治)

B:如何入行?

N:小時候如果想有更多與父親相處的時間,我就會留在公司,因為他每週返七日工,所以我四五歲時就已開始幫他拆模型。這些因素潛移默化在影響我,我也喜歡做設計、畫圖,於是等我十多歲選科時就選了建築設計。碩士畢業後在很多英國、內地、香港的設計師樓工作過,六年前回流香港,回到HPA何設計工作。

B:HPA在本港做了那麼多項目中,最出名的有哪些?

N:2020年1月,HPA就會迎來40周歲生日。過去40年,HPA在香港有做綜合體、基建、社區等項目。最出名的肯定是中聯辦大樓,另外還有香港浸會大學、九龍地鐵站。日出康城全三期、泓景臺是住宅項目的代表作。社區建設方面,早期的公共房屋,位於紅磡的家維邨亦是較為出名的民生項目。 

hpa作品
Nicholas表示最滿意的就是中聯辦大樓。頂部有通透的球體,賓客可以欣賞到360度的景致,一到夜晚,星空景觀令人歎為觀止。
中聯辦大樓(右二)



B:在馬來西亞初創立hpa Design Studio (SE Asia) Sdn. Bhd.有哪些困難?

N:六年前剛回來HPA工作,跟父親兩人經常會有年齡或文化上的不同而產生的的意見不合,於是我提出自己「外出」闖,犯錯中學習更多。好在父親是非常開明的人,又或是他早就忍不了我,就同意了。大約五年前,馬來西亞在「一帶一路」國家中比較成功,於是就和好友一起合作在吉隆坡開公司。結果我們剛注資的第二個星期,馬幣就跌了四成!我都還未開門做生意,本錢就沒了一半......

到底是聽從父親意見拿一半本錢回香港還是留在當地繼續創業,Nicholas表示他抉擇許久後最終還是選了後者。原本打算每週去吉隆坡看一眼公司,後乾脆決定直接住在當地。兩年的時間,不僅成功開拓了東南亞其他市場,包括新加坡、泰國、菲律賓、越南及印尼,最近還進入老撾和柬埔寨。異國創業不僅要考慮當地文化,貨幣的匯率風險更是重中之重。

B: Hpa Design Studio (SE Asia) Sdn. Bhd.開張後較滿意的作品有哪些?

N:在東南亞工作,最重要就是要在當地找對合作夥伴。很多中國的國企央企都有在東南亞國家佈局,因此很多方面都可以尋求合作。例如在菲律賓馬尼拉,就有一個進展中的填海規劃項目---新馬尼拉灣國際社區;在泰國東部經濟走廊,亦有兩個為響應「一帶一路」政策的項目在進行中。

B:Hpa Design Studio (SE Asia) Sdn. Bhd.提出的「火星社區」、「火星建設」概念從何而來?

N:其實公司一直都有設立部門專門做科技研發的工作,兩年前重組後現叫「智慧城市顧問」,希望打造一個產業鏈的生態系統。我們得知美國一個與火星有關、有機會設計火星生態的比賽,於是很有興趣。因為火星當地的生態例如天氣、物理構造等等與地球大不同。我們作為設計師也好,科技的研發者也好,可以了解不同地區可做哪些新的事,通過學這些新鮮事,也會讓我們現今做設計有新衝擊,發現原來做設計可以用另一角度思考同一問題。很幸運「火星項目」最後也拿了獎。

找對合作夥伴  避免水土不服

B:海外做生意有哪些風險?對比在香港做項目有何不同?

N:海外做生意尤其是東南亞,機會很多。但要小心,因為很多項目的施工速度未必比香港或內地快。Hpa在八十年代就已進入內地發展,內地做項目的效率很快,落地速度也很快。但在東南亞,每一個項目的時間表都不同,2年、5年、10年不等,所以作為顧問公司要很小心提防風險;另外,在東南亞做項目一定一定要找好的當地夥伴。一個好的當地夥伴可以幫你防止好多政治或匯率的風險,他們對當地的即時信息、法律法規一定會熟過我們,所以能有效避免損失。

B:對父親相比,在管理公司的理念上兩代人有何不同?

N:兩代人合作「溝通」和「默契」最重要。很幸運我有個很開明的父親,加上我又很直率。當雙方出現意見不同碰出火花時,即使火花很厲害,我們都很統一對事不對人,目的都是為解決問題,為走下一步。磨合了六年,現在默契愈來愈好,相互都能了解對方的想法,一有分歧就能用溝通解決。

HPA
Hpa獲建築類將獎項無數



成立40周年,作為香港老牌港資設計師樓的代表,Nicholas表示,Hpa始終不停在嘗試新事業,還是香港唯一一間積極研究創科、積極投資「智慧城市」的技術,因為這是行業大方向,Hpa並不介意去冒風險、當領頭羊,Hpa相信遲早會收到回報。當問到在整個創業過程是否有遇到過做無用功的時候,Nicholas幽默地表示,不僅遇過,還因此交了很多「學費」。不過他也認為,交出的「學費」 可以重新賺回來,但學到的經驗才是最寶貴的。 

撰文:Kiki

攝影:Brian,Kelly